红桥在线
要 闻
经济
城市
基层
社区
聚焦
宣传
文化
教育
卫生
名企
街道
   
  红桥概况  
 红桥概况  地理交通
 行政区划  自然环境
 历史地位  历史名人
 红桥之最  发展成就
 五年规划  友好城市
  政务红桥  
       
区委书记 曲孝丽
副书记  袁家健
区委常委 王晓亮 张金刚
       穆 强 陈东杰
       井春燕 何 斌
       宋淑华
人大常委会主任  高树彬
副主任  方立民 陈淑芳
       郝凤新 张树起
       张东明    
区长   
常务副区长王晓亮
副区长  李纪扬 马 政
       李丽玲 徐卫京
       刘玉明    
政协主席 杨 焕
副主席  刘国光 张志忠
       刘金城 杨宏丽
       韩恩山 李金胜
       郭书宏 李大为
您当前的位置 :红桥在线 > 文化大观 正文
水西庄牌坊的最后身影
稿源: 摘自2016年9月14日《今晚报》第16版   发布日期: 2016-09-20 11:28

  水西庄由于主人查氏家族的没落及战乱等原因,到清末即已损毁殆尽。1932年,天津士绅严智怡等组织水西庄保管委员会,收集了与水西庄有关的大量文物。经过勘察,水西庄地面建筑仅存芥园大堤河神庙及牌坊,其建于清乾隆三十五年(1770),已历经一百六十余年沧桑。

  1937年日本占领京津,水西庄遗址保管委员会的活动被迫中止。日寇的铁蹄蹂躏京津八年,水西庄牌坊虽然幸运地留存了下来,但残损程度已经相当严重,威胁到了行人的安全。1946年11月初,天津市政府工务局派人前去调查,水西庄牌坊由此进入官方视野,在历史档案中留下了最后的身影。

  工务局的调查报告显示,这座牌坊四柱三间,以木质柱、梁、椽构建框架,飞檐斗拱,上覆蓝色小桶瓦,设置滴水、勾头、脊兽,是一座精巧美观的中国古典式建筑。当时其外侧两根木柱一柱体断裂、一柱座碎裂,两侧角梁折断,东角下坠,中间檐拱椽子坠落,已经“极为危险”。工务局查知此牌坊属水西庄遗址保管委员会管理,于是致函该会,要求其派工拆修。而经历八年战乱的水西庄遗址保管委员会,早已不复以前士绅济济、资金充裕的盛况了,只有恳请工务局设法修补,“倘属无法修补,必须拆除,亦请酌量办理。本会为保存古迹起见,深盼能用修补办法,不事拆除”。其无奈形诸笔端。

  工务局倒也并没有草率从事,其再次派出的调查人员给出了拆卸重建的建议,紧接着工程科拿出了一份让人眼前一亮的方案:“牌坊全部拆卸,用旧料重做,不足时以新料补充,尺寸做法与原来一样。”这座牌坊的前景似乎光明起来。

  然而和设计方案摆在工务局局长面前的,还有一份详细的工程预算单:国币九百四十四万九千八百元。这个数字让人望而却步。因此工务局将设计方案和预算又一起抛给了水西庄保管委员会。这时已是1947年2月,水西庄保管委员会对经费仍是无从筹措,无奈之下,通过天津市临时参议会向市政府请求拨款。然而政府注意力放在水西庄保管委员会的资格上面了。

  水西庄保管委员会是在战前成立的,因市政府档案在战火中被焚毁,已经无凭稽考,因此市政府要求其重新向社会局登记。于是修复之事耽搁,直到1948年8月,牌坊损毁更为严重,工务局估计修理费用将增加至三千余金圆,已经在考虑按照取缔危险建筑办法加以拆除了。

  天津解放后,曾出现民众随意拆毁牌坊的现象,1953年经一位市民向《新晚报》反映,市政府由此将市内牌坊纳入统一管理,但并未禁止拆毁。1954年3月,市政府曾进行过一次古建筑调查,其名单上已经没有水西庄牌坊了。

中共天津市红桥区委员会主办
技术支持: 北方网
津ICP备05002719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