红桥在线
要 闻
经济
城市
基层
社区
聚焦
宣传
文化
教育
卫生
名企
街道
   
  红桥概况  
 红桥概况  地理交通
 行政区划  自然环境
 历史地位  历史名人
 红桥之最  发展成就
 五年规划  友好城市
  政务红桥  
       
区委书记 曲孝丽
副书记  梁永岑 袁家健
区委常委 王晓亮 马连庆
       胡学明 穆 强
       陈东杰 井春燕
       何 斌    
人大常委会主任  高树彬
副主任  方立民 陈淑芳
       郝凤新 张树起
       张东明    
区长   梁永岑
常务副区长王晓亮
副区长  李纪扬 马 政
       李丽玲 徐卫京
       刘玉明    
政协主席 杨 焕
副主席  刘国光 张志忠
       刘金城 杨宏丽
       韩恩山 李金胜
       郭书宏 李大为
您当前的位置 :红桥在线 > 文化大观 正文
铜刻时光,虽刻犹写
稿源: 摘自2016年8月25日《城市快报》第12版   发布日期: 2016-08-29 16:33

  

  铜刻时光,虽刻犹写

  錾刻中

  

  铜刻时光,虽刻犹写

  李光明在工作

  铜刻时光,虽刻犹写

  刻好后用锉打磨

  铜刻时光,虽刻犹写铜墨盒

  铜刻时光,虽刻犹写

  铜笔筒和摆件

  铜刻时光,虽刻犹写

  作品《兰亭集序》

  铜刻时光,虽刻犹写

  铜镇纸

  铜刻时光,虽刻犹写

  铜印纽

  中国历史上,商周时代青铜文化成为文明史上辉煌的一笔。透过原始的古风,如今现存的每一件青铜器都带着历史本身厚重的底色,散发着古人智慧与劳作的光辉。古人除了铸铜,还利用工具在铜料上雕刻字迹、纹饰,用于记录当时的社会历史、人文景观以及人物传记等。由于铜器耐氧化,可以上千年不变,所以这项技艺为后世留下了宝贵的历史资料。

  随着时代的变迁,铜刻技艺逐渐走向衰落,尤其如今科技发展,相对手工雕刻,机器雕刻效率更高,因此市场上很少能见到手工铜刻技艺了。不过,在天津,依旧有从事铜刻的手艺人,家住红桥区仁爱花园小区的市民李光明就是其中之一。

  长久以来,“虽刻犹写”是铜刻的至高境界,刻工对书画的理解以及自身修养、对刀法的擅长程度等,都会决定铜刻作品的最终面貌

  铜刻最早起源于春秋战国时期的汉族錾铜艺术,之后日臻成熟。清末至民国时期,北京的铜刻艺术以陈寅生、张樾臣与姚茫父三人最为著名,人称铜刻三大家。三人中,陈寅生成就最大,他收集了铜刻艺术的零散资料,再结合新元素,将其发展成现在的铜刻艺术,可以说陈寅生是现代铜刻的创始人。当时文人邓之诚在《骨董琐记》中记载:“京师厂肆专业墨盒者,推万礼斋为最先,刻字则始于陈寅生秀才。”陈寅生的铜刻纤细秀丽,无论是花鸟鱼虫还是山水人物都游刃有余,其最主要的成就还在于书法作品,楷、行、草、篆诸体俱佳,可谓字字珠玑,飞云流畅。

  清末民初,铜刻作品多以铜质文房用品为主,比如铜墨盒、铜镇尺等,在铜质文房用品或其他铜质器物上或刻山水、花鸟等图案,或刻名言诗句。在当时中国文人的眼中,文房用器追求“自然朴实”与“精雕细刻”。那时,精书画、通篆艺的文人参与画铜、指导铜刻是一件雅事,甚至有人自书自刻,别有一番趣味。

  长久以来,“虽刻犹写”是铜刻的至高境界,刻工对书画的理解以及自身修养、对刀法的擅长程度等,都会决定铜刻作品的最终面貌。“手艺人一定要精通书法、绘画、篆刻等艺术门类,才能做出有水平的铜刻作品。”李光明说。今年59岁的李光明自幼酷爱艺术,学过书法、绘画等,这些都是他年轻时利用业余时间学习的。作为国家一级高级技师,李光明在工厂工作了几十年,将自己的本行模具钳工与艺术结合在一起,走上了铜刻这条技艺之路。

  铜刻的步骤并不复杂,要先用毛笔在铜料上起一个底稿,再用錾子錾刻,之后用锉刀锉去铜料边角毛糙的部分,再用砂纸打磨即可,有的作品还会给刻出的图案染上颜色,增加美感

  中国人对铜有一种根深蒂固的崇尚情结,所谓“金石长寿”,与在纸上行书作画不同,雕刻者在传世久远的铜器上写绘作品时,是极其精心仔细的,因此铜刻文房用具多为经典作品。

  李光明从事铜刻已经30多年了,对于自己的铜刻作品,他极为珍视。在从事铜刻之前,他曾经刻过石头印纽,他总结说:“石头是用刀刻,铜却是用錾子凿,技法完全不同。”如今,李光明家客厅最显眼的是一个书架,上面摆满了他的作品,他还保留着最初雕刻的铜印纽、憨态可掬的铜狮子、活灵活现的小马驹、造型逼真的小葫芦……金色的铜料经过主人多年的把玩,磨出了一层独有的岁月光彩,煞是好看。

  铜刻的步骤并不复杂,李光明介绍,要先用毛笔在铜料上起一个底稿,再用錾子錾刻,之后用锉刀锉去铜料边角毛糙的部分,再用砂纸打磨即可,有的作品还会给刻出的图案染上颜色,增加美感。

  晚清、民国时期没有现成的瓶装墨汁供应于市,砚台上磨出的墨汁被风吹后容易干,用铜墨盒来储存就不易挥发了,而且方便携带。清末民初,做工精细的铜墨盒是文人雅士、达官显贵必备的时髦玩意,能拥有一方陈寅生、张樾臣、姚茫父等名家刻制的铜墨盒更是身份的象征。

  多年来,李光明也雕刻了很多传统文人喜欢的铜墨盒、铜镇纸。李光明作品的独特之处,在于他制作的铜墨盒的图案是由他本人精心錾刻的,就连墨盒本身都是他自己挑选铜料焊接制作的,不仅做工精细,而且铜盒与盒盖之间衔接分毫不差,令人赞叹不已。接受记者采访时,他说,铜刻时间久了,自己也摸索出这门技艺中的一些规律,“比如錾子选择用白钢制作的为宜,这种錾子硬度好,錾刻时刻痕比较清晰。有一次为了一件铜料錾花,我使用了上百把錾子,刻出了一幅复杂的图案。另外,铜料的选择也是有讲究的,如今,市面上的铜料品种繁多,我会挑选质地韧性比较大的材料,这样的铜料錾出的废料呈条状,而不是颗粒状,干起活来比较顺手。”他说。

  铜刻中最难的要数刻书法作品中的楷书,真正的铜刻高手绝不是简单地对文人书画进行追摩,操刀之先,必须反复审视画意、笔势,立意于施刀之前

  “手工雕刻的每一件作品都各具特色,而机器刻出来的作品完全没有手工的味道。”李光明说出了铜刻的最大乐趣,不同于在纸上行书作画,以墨色的浓淡、色彩的差异来表现艺术效果,铜刻是在铜面上以切、挑、铲等技法,刻出阴阳、虚实、飞白等效果,借以再现原作神韵,这对铜刻艺人来讲,无疑是一个挑战,而这也正是铜刻艺术的独特魅力。

  李光明表示,铜刻中最难的要数刻书法作品中的楷书,“錾刻时,并非刻得横平竖直就能刻出一件好作品,中国书法讲求气韵,每一笔每一势都要有意蕴才行。”事实上,真正的铜刻高手绝不是简单地对文人书画进行追摩,操刀之先,必须反复审视画意、笔势,立意于施刀之前,做到既要体现笔意,又要表现出刀意,也就是说,刀意是对笔意的二度创作。然后,才以刻刀代笔,尽情在铜料上施展技艺。从另一个角度来说,同一幅书画作品,交由不同的铜刻艺人錾刻,最终的效果也是不尽相同的。为了将艺术与铜刻更加完美地结合,平日李光明始终坚持练习书法和绘画,从而让铜刻技艺更上一层楼。

  李光明平日要上班,铜刻只是他的业余事业,在他家略显狭小的阳台上有一张桌子,这就是他创作的地方。每到闲暇时,他都会在这里敲敲打打,沉浸在铜刻的艺术世界中。几十年来,他的技艺水平已达到炉火纯青的地步,一个铜刻镇纸,他利用两天的零碎时间即可完成,更令人称奇的是,如今的他可以不打草稿,直接在铜料上錾刻。在岁月的磨砺中,他以铜面作纸,錾刻出一条具有淳朴金石味道的手艺之路。

  

中共天津市红桥区委员会主办
技术支持: 北方网
津ICP备05002719号